当前位置: 六合皇 > 六合皇大版彩图 > 正文

那夜江水跨岸而来!“我差点就看不到她了!”

发表时间:2019-09-15 阅读:

  在怒兽般凶横的自然灾害面前,人类不过是一株纤弱的芦苇。可有这样一批人,他们即便弱如芦苇,也因饱含深情而坚韧挺拔,即便在滔天巨浪中微茫如荧光,仍闪耀着令人动容的光芒。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8·20”强降雨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中,作战在“风暴中心”汶川水磨镇的一批电网人,他们身上就闪耀着这般夺目的光彩。

  异常状况,是在2019年8月20日凌晨两点出现的。当时,卿力槐用手机拍了一张设备照片,准备作为日后分析的案例,没想到,这张照片替他记录下了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

  头天下午,国网汶川县供电公司运检部主任卿力槐接到报告,水磨镇35千伏茅坪子变电站遇到设备故障。水磨镇是国家5A级汶川特别旅游区的重要构成部分,因为气候凉爽、风景秀丽,很多人每到夏季就携老扶幼到这里避暑,阿坝师范学院也坐落在这个小镇上。35千伏茅坪子变电站是水磨镇城区的主供电源,必须第一时间消除设备故障,确保镇上居民和游客用电不受影响。下午四点左右,汶川公司副总经理周雄带队,卿力槐和部门里几个技术骨干驱车来到茅坪子变电站。

  故障处置工作持续到凌晨两点,就在即将完工时,整个变电站突然失压断电,原因不明。卿力槐给水磨镇附近的黑土坡电站打电话,黑土坡电站是茅坪子变电站的备用电源,他准备商量一下启用备用电源。可电话接通刚说两句,那边就传来尖锐的声音:“水要淹过大桥了,先不说了。”然后电话嘟嘟的断了。

  卿力槐有点纳闷,他知道对方说的“桥”是指岸上连接河中间电站厂房的桥,河道里的水通常是温和的涓涓细流,河床距离大桥怎么也有三四米高,“得有多大的水才能淹到桥面啊?”他这才想到,从前一天就开始的大暴雨,到现在一直没有停过。

  卿力槐带着部门两名同事冲出变电站,开着抢险车来到水磨供电所对面的桥头上。借着车灯,他们看到河水从河堤上翻滚而出,那道平常时候窄窄的河水,已涨到与桥面持平,将宽阔的河道灌得满满当当。

  “快撤!”卿力槐拉着同事跳上抢险车。“去上游的三江镇看看灾情。”卿力槐说道,但是他立即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去附近的220千伏水磨变电站——水磨变电站地势更高,能够看到小镇的全貌,而且站里有内线电话,可以跟州电力公司保持联系——此时的通讯已经中断了。

  抢险车疾驰在雷暴雨中,卿力槐发现后面跟了一辆消防车。前行几百米后,卿力槐的抢险车拐到了上山去水磨变电站的岔道,而那辆消防车则沿着主路继续向三江方向行进,消失在前方的拐弯处。第二天清早,卿力槐在拐弯处附近又看到了那辆消防车,车子横陈在路角,车身缝隙里塞满泥沙,有被浸泡和撞击的痕迹。很快他们从新闻里得知,那辆车上的消防员叫更斯穷,是水磨镇专职队的班长,也是这场暴雨中牺牲的第一个消防员。

  接下来几天,卿力槐奔赴于重灾区各地开展抢险复电工作。24日,绝大部分区域已经恢复供电了,他才回想那天晚上的情景。“估计那辆消防车走到前方后,就被涌上道路的洪水冲了下来。”他分析道。“当时我们也准备去三江,只是临时决定先去水磨变电站。”卿力槐有些心有余悸,就在那几分钟的时间里,他们曾和死神如此贴近。

  也是在20日凌晨两点,柳娟娟刚躺到床上,还没睡熟,手机就接连响起来。先是35千伏三江变电站打来电话告诉她:“三江站已全站失压断电!”

  没来得及将这个信息转发到工作群,附近35千伏等级的茅坪子、水田坪、杨柳坪、郭家坝等变电站也紧跟着打来电话,报告的情况相同:全站失压!

  柳娟娟是国网汶川县供电公司运检部调度安全管理专责,她平时常驻水磨镇,负责汶川县南部电网的停送电工作,是把控着整个片区电网运行的“信息中枢”。头天下午,汶川公司周雄、卿力槐等人从县城赶到水磨镇处置茅坪子变电站设备故障,她捎上一大口袋干粮,赶到变电站配合同事们的检修工作。她记得,深夜十二点过,检修工作进入后半段了,她趁着空挡赶紧回到距变电站仅几百米的宿舍休息一会儿。因为她知道,一旦检修完成,她又要忙到天亮。多年的工作经历使她养成了随时待命、随时工作,同时也能把握好零散的空挡养精蓄锐的习惯。

  她把接收到的信息发到工作群,下楼去茅坪子变电站跟公司同事汇合。电闪雷鸣、暴雨如注,地面的积水深至大腿,和江面连成了一片,混杂着泥浆和碎石,漂浮着硕大的树根、木头和各种垃圾。在水里没走几步,她的鞋子就被冲走了。

  此时,全镇已经停电,茅坪子变电站点亮的应急照明灯,成了整个小镇唯一的光源。

  柳娟娟来到茅坪子变电站,看到镇上很多居民们都来到这里避险。老人、小孩、孕妇,还有穿着睡衣的游客,乌泱泱一大片。她和卿力槐等人一起腾出值班室房间,把避险的人们引进去,又搬来站里备用的纯净水和一些干粮。

  刚收拾妥当,门外冲进来一个浑身淌着水的男子。他拉着柳娟娟问,“你看到我老婆了吗?一个女的,抱着一个小孩。”柳娟娟指了指里面,“你赶快进去找找!”

  接下来几天里,柳娟娟一直都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中,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睡着过。水磨镇是受灾核心区,有那么多受损的电网设备,那么多正在组织抢修的点位,那么多需要下达的停送电指令,“如果统计或发出的信息有误,后果将不堪设想,我绝对不敢有任何差错。”

  24日下午,抢险保电工作已经度过第一轮的高强度阶段,柳娟娟得以回到都江堰的家中跟丈夫短聚,氛围轻松欢畅。她讲起这次抢险经历,我们知道,在那几天里这个重灾区里的电力抢险“信息中枢”,就凭借着一个笔记本、一支圆珠笔和一台对讲机,将数以千计的信息和指令,处理得丝毫不差。

  从19日下午开始,国网汶川县供电公司水磨供电所所长王继鸿就和周雄、卿力槐等人一起在35千伏茅坪子变电站处置设备故障。

  凌晨两点过,他手机微信响了,是妻子周丽发来的一段语音:“老公,我们电站的大桥被水淹了,电站成了孤岛,厂房都进水了。”紧接着,又发来一张江水淹过桥面的照片。

  周丽是黑土坡电站的运行班长,在这个暴雨之夜,她应该是值守电站的人员中“拿主意的”。王继鸿赶紧拨电话给妻子:“你们千万不要冒险去淌桥,水再涨,你们就上二楼。”

  挂了电话,王继鸿披上雨衣走出变电站。供电所小院里的洪水在迅速从小腿没过膝盖,从膝盖涨到大腿。他找来一把铁锤,走到围墙角,哐当哐当敲开一个大窟窿,小院里的水哗地往外流。

  在王继鸿的记忆中,好像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洪灾。他摸出手机给妻子打电话,打不通。又打,仍然不通,继续打,继续打……

  妻子的电话、微信、办公电话都已经打不通了。微信上,妻子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是那张电站大桥被水淹没的照片,再往前是一条语音消息,王继鸿一次又一次点开:“老公,我们电站的大桥被水淹了…… 终于盼到了天亮,洪水渐退,天地间一片狼藉。

  电网的受损情况怎么样?供电的线路是否还在?周雄立即安排人员出去巡线,“王继鸿,你带队去巡35千伏黑茅线千伏黑茅线起点是茅坪子变电站,而终点正是王继鸿的妻子周丽工作的黑土坡电站。所有人都知道,这时王继鸿太想知道妻子的情况了。

  王继鸿转身收拾工具起程。黑茅线总长度不过两三公里,他和同事踩着路上的泥浆,快步往前赶,可走出去没多远,路就被淤积的泥浆阻断了,眼看清淤工作得耗上好几个钟头,他们又转身回到供电所,从另一个方向开始爬山。临近中午,总算从一条废弃的山路上绕到了黑土坡电站。

  王继鸿冲进电站,一楼二楼只剩下洪水淹没过的痕迹,设备被冲得七零八落,厂房空无一人。

  王继鸿木然地回到供电所,一双脚在淤泥中泡破了皮,开始渗血。妻子的姐姐看到王继鸿,远远向他招手:“王继鸿,周丽没事,安全的!她回去换衣服了,让我先来跟你说一声。”

  这时,州电力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郑文强赶到了水磨镇,王继鸿带着郑文强一行人去汇总灾情。远远的,他看到妻子向着他奔跑过来,走近了,一把将自己死死抱住。他听到妻子说:“老公,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采访王继鸿时,他告诉我们,那晚上挂断电话后,周丽带着电站的值班员跑到二楼,不久水涨就到了二楼,他们又爬到了厂房里吊装设备的行车上。快天亮时,他们呼救的声音引来了附近村民,村民将他们救了下来。救援时,周丽不小心滑落在了河岸的树杈上,差一点就掉进了江里。“我差点就看不到她了。”满脸胡茬,脸已经被晒破皮的王继鸿说道,我看到他双眼红红的,有连日操劳后布满的血丝,也有眼泪。

  这就是当山洪跨过江岸冲进小镇的那个凌晨,几位极普通的电网人的经历。面对席卷而来的百年不遇的暴雨泥石流,人人都有本能的惶恐和不安,但是特殊角色赋予了这一群人特殊的责任,他们身披光芒,在洪潮中格外坚韧挺拔。(黄世涛/文 王建宏/摄影)

  (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人民网财经新华网财经中新网财经国际在线财经中国经济网中国青年网财经央广网财经中国新闻网财经中国日报网财经中证网环球网财经凤凰网财经东方财富网网易财经京报网财经中国财经中工网财经大江网经济中国江西网财经特区报码总站美中关系他一定要继续努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7-2025 六合皇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